今天是: 2019年12月15日  农历己亥年(猪)  星期日
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 网站管理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快递

湖南省肝胆外科学领唱者——蒋波:进退有度,方可肝胆相照

  浏览次数:645

  

    湖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医院院长蒋波看起来并不是个“典型的”领导。年过半百的他,一眼望过去竟有种少年气。以至于很多慕名而来的患者,有点将信将疑,知名权威“老”专家,如果不是白发苍苍,至少也应该是两鬓斑白,岁月对别人而言如果是把刀,到他这,可能仅仅是阵风。

    十一国庆当天,他凌晨赶赴湘潭救治一名急诊患者。“双节期间、扶持基层、急诊手术”这些关键词都可以构成颇有价值的新闻,但他匆匆地来,匆匆地走,从从容容让新闻溜走。这是典型的“蒋波式”的做法,善于实干、不善于表达。即便有国务院特贴、中国医师奖、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全国医德标兵等荣誉加身,即便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8项;改进和创新技术4项;获省医学科技一等奖1项、二等奖3项、三等奖1项;获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项、三等奖2项等等殊荣。如果你有心在网上搜索,就会发现关于他的新闻仍是寥寥。

    “不要宣传我,肝胆强的是团队,不在个人。”这就是典型的蒋波语系。蒋波身上交织着两种气息——作为医生,他反应迅速、细致敏捷、锐意进取,很多新技术都能提前预测,第一时间投入学习,进而飞速领跑;作为管理者,他反而隐忍克制,很多时候都在退让,把跑道让出来,在旁引导助力。有些同行评价蒋波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团队,对自己而言甚至是种“岗位自杀”。

 

蒋波的“进取”和“退让”之间,颇有意味。

 

 

进取:

“肝胆胰未来必须微创化、亚专业化”

 

 

    毫无疑问,蒋波是个非常严谨认真的人,天生就适合做医生、律师这样逻辑性强、冷静理性的工作。采访前一天,他就提出要看看采访大纲,采访开始后,他拿出了纸和笔,自己边回答边记录,“这一点刚才已经谈过了,”他看着自己的记录回顾是否有遗漏的地方,“这个字怎么写?”即使是他写给自己看,可能采访结束就要撕毁的只言片语,他仍然习惯性的精益求精,毋庸置疑在手术室内,他会是一个多么追求完美的人。

 

    “肝胆胰手术微创化,在肝胆医院几乎开腹能做的手术微创也都能做,手术效果与开腹一样。”蒋波在纸上慎重其事地写下“微创化”3个字。这显然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成绩,“我是医院里第一个提出要做腔镜微创手术的人,在当时肝胆医院院长吴金术的大力支持下,组建了腹腔镜技术组,完成了医院首例腹腔镜胆囊切除。当时国内外文献显示‘电视腹腔镜胆囊切除’(LC)技术胆道损伤发生率高达2%,但在我们的严谨认真、细致操作下,医院LC成功率接近99%,我带的组无一例LC术严重并发症发生,与国内外同期资料相比居领先水平。此后10个月腹腔镜小组完成了近500例手术。”

    经过20多年的发展,目前微创手术肝胆医院团队几乎人人都能做,已经达到全国先进水平,并且不断挑战高难度手术。2017年1月初,蒋波及他的肝胆团队经多学科合作为仅4个月大的患儿进行了腹腔镜肝叶切除手术,切除了一直径约5cm的肿块,据报道,这是世界上最小的接受此项微创手术的患者。“在患者能获益、技术有保障的情况下,我们要向有严重合并症的相对禁忌挑战,向高难手术挑战。微创手术创伤小、痛苦小、并发症减少,平均住院日缩短50%,患者医疗费用减少20%以上,一般术后第二天开始进食,第三天就可以拔除引流管,符合快速康复的现代医学理念,是医学的大势所趋。”蒋波强调,“微创手术我们的起步并不算早,发展得这么好,全靠团队合作梯队建设,同时肝胆医院的发展也将依靠团队,着力亚专科建设。”

  ↑ 手术成功后,蒋波怀抱“最小患者”开怀大笑。

 

退让:

“自己要退退,让出一条路来给后辈走”

 

知他者谓他心忧,不知他者谓他何求。有些同行评价蒋波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团队是一种“岗位自杀”。在他们眼中,蒋波用了大量的个人资源、人脉为后辈铺路,也让出了大量的空间给技术骨干成长。这种近乎“无为而治”式的管理,相对于传统式的“一言堂”简直是“把自己的路让给别人走,自己无路可走。”

 

对于蒋波来说,这种选择是时代的大势所趋,“在医改的大形势下,如果不大力发展亚专科,公立医院会造成巨大内耗。”蒋波感叹,“一个人能力有限,大力培养学科带头人才能健全亚专科。同时也必须区分每个亚专科的治疗及发展方向。”为了让每个亚专科都有能够服众的领军人物,就要同时培养多名骨干。“要让人领军就必须树立他的权威性,这个时候不能一言堂,只能百家争鸣。并且为了肝胆医院后备力量的发展,还要主张年轻人合理挑战权威,有主动思维的能力,对临床问题可以提出不同看法,让年轻人在学术争鸣中成长。”蒋波实践着“放手不放眼”的管理模式,鼓励肝胆医院各科室团队合作,遇到疑难病例,多科精诚合作解决。重大手术,鼓励骨干先做,他在旁把关协助、技术兜底。开展新项目时,蒋波则作为技术支持主导,并为新技术的开展厘清思路,荡平阻碍。在蒋波的支持与培养下,涌现出了一批在国内有影响力的中青年主任及骨干。肝胆医院目前有8个病房,400多张病床,是中国最大的肝胆外科中心之一,每年完成上万例肝胆胰各类手术。

 

生而为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场和困境,权衡和隐忍。条条道路通罗马,如果认为“成功”只有一种路径,那是对成功的不理解;同样,如果认为“管理者”只有一种形态,那也是种误读

 

宿命:

“我在人格层面上和他们不一样”


 

    毋庸置疑,这是一个快销时代,各类资讯、信息、事件甚至情感都快速通过。热搜榜的头条一小时一换,新闻资讯三分钟一条,各类群里的信息,还来不及看,已经刷过去几百条。既来不及慢生活,也来不及自我审视,更何况是品味他人。误读,是时代的衍生品,也是每个管理者必将遭遇的时代宿命。

 

    “我不怕误读和不理解,只要这个事情是对的,就一定要推动。”蒋波强调了几遍,“我是助人型人格,荣誉名利这些都可以暂不考虑,或者让给别人,只要把事情做成。”如果在做事时遭遇委屈呢?都说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,如果君子遭遇牺牲呢?遇到这个问题,蒋波顿了一顿,然后坚定地说:“我始终觉得在人格层面应该有更高的追求,我在人格上和他们不一样,毕竟我是助人型人格吧。”什么是助人型人格呢?蒋波并没有进一步解释,他淡淡的说,是心理学上划分人格类型的一种。

    林语堂先生曾说:每一个中国人,从社会人格上来看,都是儒家;从自然人格上来看,都是道家。如果“儒家”是我们的“地”,它教会我们的是实现自我,让我们有所担当,有所承受,最终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如果说“道家”是我们的“天”,它教会我们的是超越自我,让我们去乘物游心,独与天地精神往来。

    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在儒道两种思想中游走。只是更接近儒家的人,积极、入世、讲究阶级,虽有高处不胜寒的寂寞,但因高高在上就少了熙熙攘攘的烦恼。蒋波的人生哲学接近老庄,退让、隐忍。对于时代和命运的交付,他做出自己的选择,进行取舍。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你能感觉到他身上有种这个时代缺乏的疏阔之气,有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寂寥。他的清高与疏离是显而易见的,话不说透,语留半分,他所在乎的也并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他的热情与亲切也超乎常人的理解,名声在外,基层医院的医生,遇到紧急难题时,经常不分节假日、不分昼夜地通过网络及电话向他求助求教,这种帮扶都是无条件的,他几十年如一日的每天处理3例以上。他的一个老病友,十几年前被当地医院判了“死刑”,在他手上起死回生的茶陵农民,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,每年过年前一天,提一小壶自家榨的茶油从老家来看望他。这种疏离和热情,进取与退让构成了他独特的个性。

    如果说人生是在跟命运打擂台,有的人在不停的换对手,根据对手看身价;而蒋波,他的对面空无一人,他类似于西西弗斯,致力于心中的目标。

 
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感念往昔,不争朝夕。

梦见乾坤,心住四海。

 

 

注:

助人型人格(Helper)顾名思义,很喜欢帮人,主动慷慨大方,满足别人的需要比满足自己的需要更重要,很少向人提出请求。这种类型的人自我意识并不强,很多时要靠帮助别人去肯定自己。在深层的心理需求上,他们是渴望被爱的。

蒋波(主任医师) 

 

湖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医院院长,湖南省医学会理事,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分会会员,肝胆外科学专业委员会委员,湖南省医学会肝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湖南省肿瘤外科学组副组长,湖南省门脉高压学组副组长,胰腺外科学组副组长。

 

荣膺“全国省级医院优秀医师 ”,入选“湖南省新世纪121人才工程”,享受“政府特殊津贴”,荣获“第九届中国医师奖”。

 

门诊时间:周一上午